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美國:一座有圍墻的城市——拙譯《嘉莉妹妹》屢屢重印有感(上)——潘慶舲
2018.01.11
分享到:
  拙譯《珍妮姑娘》《嘉莉妹妹》(亦即德萊塞代表作的姐妹篇),先后在人民文學出版社首版后,即被該社列入《世界文學名著文庫》(精裝本)、《名著名譯·插圖本叢書》《二十世紀外國文學叢書》以及企鵝版(中譯本)世界文學名著叢書等等,至今屢屢重印(余外,大江南北眾多出版社也在紛紛刊印),受到一代又一代讀者、方家青睞,不消說,望九之年的譯者也感到莫大欣慰。難能可貴的是,德萊塞已被列為習近平主席講話中提到的美國文學大師之一。
  韶光易逝,轉瞬已是幾十個寒暑了。憶往昔,新印樣書一到,緣于案頭工作挺忙,我僅僅在瀏覽時對過于明顯的misprint(印誤)作過一些改正。去春以來,發覺前來邀約重印者依然絡繹不絕,于是,我就下了決心,姑且不妨對照原著,一邊細讀譯文,一邊糾謬潤飾,就這么著,時斷時續,直至今秋始告竣事。
  常言道:溫故而知新。沒錯,常讀經典,興味盎然,有時我不禁感到有一種印象常新的特殊味道。那么,究竟有哪些印象常新來著?姑且容我不揣淺陋,就此次重讀《嘉莉妹妹》時感悟的新亮點、新創意、新理念一一道來,以求雅教。
 
 
中國書籍出版社
2005年4月出版
 
 
作者:[美] 西奧多·德萊塞 
 譯者:潘慶舲 
中國書籍出版社
2005年5月出版

  美國風味的“人間悲劇”
  綜觀德萊塞一生創作,他總是獨辟蹊徑,不落窠臼,自出機杼。堅持“生活就是悲劇……按照生活的本來面目來描寫生活。”于是他的小說壓根兒與當年美國趨時、媚俗、討俏、平庸的小說大相徑庭。他就理所當然地成為美國社會現實生活的畫家兼批評家,乃至或恐任何社會歷史學家不敢望其項背。不言而喻,德萊塞的成名作《嘉莉妹妹》宛如栩栩如生地甚至全方位地重現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美國社會現實生活的畫卷,其主要特征,一是復雜混亂,一是充滿悲劇。一言以蔽之,自此之后,悲劇意識幾乎滲透德萊塞的所有作品。在美國,德萊塞常常被公認為自然主義作家領袖,盡管他自己一再坦言左拉的小說從來都沒看過。可他在《自述》中卻說過,令他崇拜得五體投地、潛心追隨的卻是——法國現實主義大師巴爾扎克。難怪學術界認為,如果巴爾扎克由于寫過煌煌巨著《人間喜劇》,從而博得世人贊揚,那么,德萊塞從籍籍無名的文學青年,心慕手追巴爾扎克,初秀《嘉莉妹妹》,一舉成名,旋后陸續推出《珍妮姑娘》《金融家》《美國悲劇》被美國批評家推崇為“第一流小說”——沒說的,“豈不是當之無愧地同樣也該享有獨具美國風味“人間悲劇”的美譽嗎?!……不管怎么說,但凡仔細賞析過德萊塞小說的讀者,想來對上述論證也必有同感而心悅誠服。
 
 
西奧多·德萊塞
 
  夾敘夾議中微言大義
  德萊塞仿佛特別善于用精取宏,夾敘夾議,敘事過程中往往出其不意地有一段一段類似金玉良言、先見之明的精彩文字映入讀者眼簾,真的是妙不可言。《嘉莉妹妹》第一章一開頭,德萊塞就這樣開宗明義,但又像未卜先知似的寫道:
  “一個女孩子十八歲離家出門,結局只有兩種之一。要么遇好人搭救而越變越好,要么很快接受了大都市道德標準而越變越壞。……這個大都市里到處有狡詐的花招,同樣還有不少比它小得多,頗有人情味的東西。那里有種種巨大的力量,會通過優雅文化的魅力來引誘人。……”
  德萊塞筆鋒一轉,說到嘉莉時還這么寫道:
  “她是一個裝備不齊的小騎士,冒險到這個神秘的大城市去偵察,狂熱地夢想……讓某個懺悔者拜倒在一個女人的腳下,成為她的犧牲品……”
  僅僅三言兩語,活像讖言似的,把闖蕩大都市的外來妹一生的命運的軌跡勾勒出來。而她夢想中的那犧牲品,從小說的結尾來看,毫無疑問,德萊塞一開頭老早就給酒吧經理赫斯特伍德預示他未來的命運,并為他日后凄慘的下場埋下了伏筆。
  至于嘉莉在列車上搭識的推銷員德魯埃,作者幾乎入木三分地寫道:那是替廠商到處兜攬生意的,渾號為“掮客。”也是一八八零年在美國破土而出,俗稱“白相人”的原型,別看他外表上衣著漂亮,骨子里卻是漁色之徒,風月場上老手。沒錯,德魯埃的本性,作者只消寥寥數語,就被刻畫得窮形盡相,力透紙背。
  一把搖椅凸現“苦悶的象征”
  我暗自琢磨,細心的讀者說不定從《嘉莉妹妹》描寫手法上一些具體細節中同樣會發覺,也許還有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新亮點。比方說,一把搖椅——在尋常百姓家原本是司空見慣的微末小物件,殊不知德萊塞卻獨具慧眼,信手拿過來,讓它在小說《嘉莉妹妹》中形象生動、寓意深長地凸現人生逆旅中瀕臨不斷顛簸搖晃、困窘,而又絕無停歇、安生的遭際。這一把很不起眼的搖椅,德萊塞從小說一開頭,就從嘉莉的明妮姐姐寒磣的小公寓說起過,以后漸次寫到嘉莉在跟頭一個情人德魯埃同居的“藏嬌金屋”,寫到她跟第二個情人赫斯特伍德私奔,經由加拿大、流亡紐約時,先后住過一大一小公寓,一直寫到末了兒,嘉莉突然發跡,以社會名流入住威斯汀大飯店……反正這一把數見不鮮的搖椅好歹一成不變地成為外來妹嘉莉闖蕩大都市生活遭際中各個不同時間節點的一種“苦悶的象征”。栩栩如生地見證了嘉莉當下哪怕物質生活已有了改善,但她感情世界到頭來還是悵然若失的情景。不言而喻,symbolism(象征主義,象征手法)原是十九世紀末剛剛興起于法國反現實主義文藝思潮中一個流派,堪稱新鮮、時髦玩意兒。而年輕的德萊塞卻不乏敏感,膽敢“嘗鮮”,駕輕就熟,將象征手法在處女作中運用得如此這般得心應手,真的令人叫絕。
  美國“有圍墻”論首創者
  卻說德萊塞的筆觸往下指向:酒吧經理在逃離芝加哥的列車上就暗自怨怒不迭,苦惱不堪。直到主動向酒吧老板坦白后,赫斯特伍德方才攜嘉莉從加拿大前往紐約另謀出路。不料自此以后,赫斯特伍德一蹶不振,漂泊在紐約困頓潦倒,而嘉莉卻恨不得到百老匯去亮亮相,癡心妄想去圓她當女伶的美夢——此時此刻,赫斯特伍德不禁感慨萬端,兀自哀嘆今非昔比,回想往昔芝加哥酒吧“這個世界”高朋滿座,名流云集,曾經給過他無上榮光與無窮樂趣。“可是現如今,他早已被擯于門外了,這個世界離得他多么遙遠呀。他開始看到那個世界活像是一座有圍墻的城市。各個城門口都有人把守著。你就是進不去,在圍墻里頭的人壓根兒都不樂意出來看看你是什么人。他們在圍墻里頭如此這般歡天喜地,竟把圍墻外頭的所有一切人全給忘掉了——而他赫斯特伍德正是在圍墻外頭。每天他從各晚報上都可以看到這座圍墻里頭的活動。”比方說,他常常見到光臨往昔芝加哥酒吧的顯赫的座上客的姓名,還有他的老相識里最近聲名大噪的藝壇名伶的報道……“他們還像往日里那樣尋歡作樂。……各報刊提到他們的大名時,無不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反正這個豪華的世界都把他們緊緊地圈在圍墻以內。他認識的那些人,還有跟他碰過杯的人——都是有錢人,而他呢——他早已被人遺忘。”
  長話短說,美國“有圍墻”論,是德萊塞緣于“目睹了美國生活中一邊是花天酒地,一邊是赤貧如洗的強烈對比”(美國著名作家詹姆斯·法瑞爾評語)。并對美國社會歷史與現狀,特別是針對美國貧富懸殊這一頑癥,進行實地考察、科學思考之后(當然,更不用說,作家自幼就有親身體驗),方才作出的無比生動、富于形象化的比喻,堪稱信而有征、顛撲不破的真理。
  誠然,美國“有圍墻”論遠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嘉莉妹妹》問世之后,德萊塞還在自己的著作中繼續不遺余力地有所闡述與批判。惜乎德萊塞上述新理念在美國并沒有引起廣泛關注。有一些懷有忌恨與偏見之士還加以詆毀或回避,仿佛不屑一談似的。反正不管怎么說,歷史鐵面無情地證明:哪怕歲月似水,光陰逝去了一百二十年——美國依然是世界上最富強的超級大國,不可否認,特別具有吸引力。可是美國“有圍墻”論的情狀,不但絲毫沒有改觀,壓根兒看不到美國打算拆掉圍墻的跡象,當今反而愈演愈烈,越發令人觸目驚心。……得了,還是他們美國有識之士一語道破了:只要貧富懸殊,種族歧視沒有得到根除以前,這道圍墻恐怕還要持續存在下去!——誠哉斯言!……是故,我也不妨姑且選用德萊塞如此振聾發聵的美國有圍墻論權當補跋題目。
 
 
全天5分快3计划网页 报价| 安远县| 仁化县| 桐城市| 墨江| 黎平县| 托里县| 北辰区| 巴林左旗| 鹤庆县| 巴东县| 临颍县| 德保县| 通辽市| 新蔡县| 德兴市| 长岛县| 河津市| 元阳县| 荆州市| 庆云县| 安国市| 理塘县| 儋州市| 乌鲁木齐县| 浮山县| 朔州市| 沧州市| 泗水县| 宜黄县| 民县| 珲春市| 白山市| 沁阳市| 洛隆县| 嘉鱼县| 玛曲县| 三穗县|